夜雨声烦在孤舟

【屠倚】清雪

【我】视角
私设有

0.
那日初见,虽不是昆仑的大雪纷扬,也不是峨眉的石上雾缭,仅仅只在冰火岛算不上明媚的阳光下,他冰色浅白的长发在风中轻轻摇曳,仿佛是我多年未见的清明雪景。

1.
倚天剑是个好看却不好玩的人。绝大时间,他都是沉默着看不出喜怒,兀自把自己隔绝在我们之外。听那个开朗的小伙说他是武林至尊之一,清高至极。一时间我就冒出了许多疑惑,譬如说另一位至尊是谁?为何他会在这?种种诸如此类,帅小伙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又凑近悄悄说,“尘世万千,不可尽知。”

我懵懵懂懂点了点头,只当是他不让我问下去。后来又走了段路,也偏偏是巧,我们遇到了屠龙刀。倚天多日不变的脸上终于绽出一个笑,融化了些许冰雪。屠龙提着刀走近,问倚天来不来切磋。倚天摇摇头,长发随他动作一起摇晃。他琥珀色的瞳中流转着我看不懂的几分忧色。

倚天和屠龙关系亲密极了,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传说中的宿敌。屠龙性格外向,平易近人,但喜欢跟在倚天身旁,自己说着几年见闻。倚天会安静听着,说到入情时他还会配合着笑或是轻轻谓叹。一冰一火相处如此和谐,让人不敢置信。

若不是那夜我恰巧被吵醒,或许一辈子也知晓不了。但我总觉得这个秘密还是不被知道的好。

那天月色正好,宛如清秋。月光的柔和映衬繁星的闪烁。倚天靠在屠龙怀里,神色哀恸。屠龙只是一下一下抚摸倚天柔顺的长发,然后拭去他眼角的泪,俯下身深情吻着倚天。他们坐在河岸,萤火点点照亮水中倒影,同样印着万千星辰。
“不可能的。”倚天最终无可奈何地说道,屠龙至始至终一言不发,手中动作却轻柔依旧。

“不怕。君心我心。”

倚天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坐到屠龙身旁。月光朦胧,星光缱绻,他们一扫之前铺天盖地忧伤。我没再看下去,开始只觉得偷窥不好,回去躺下后不定细想才知道,原来是画面正好,容不下第三人,无人愿意破坏罢了。

自那之后,我表面上当然做着不知情的模样,但偶尔也会悄悄观察倚天屠龙。听绿林说他们还是兄弟,那夜色中的一吻却好像某个钥匙,打破了一种禁忌。他们的亲密与感情的确不容置疑。比如说每次屠龙消失都是倚天最早发现,比如说倚天修行之时身旁总有屠龙的身影,比如说他们俩次次的偶然相遇。金玲儿和绿林如何看待我不知晓,从他们熟视无睹的样子看来也许之前也有种种关于倚天屠龙的传闻,二位武林至尊究竟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无从得知,只是看着他们现在细小的动作和默契,我觉得世上不会再有他人比他们本身更与对方相配。前路如何,却不可预料。想着想着,脑海忽然冒出那日绿林对我说的话,“尘事万千,不可尽知。”

思及此处我了然地笑了笑,舒展了身体招呼着朋友们就准备再度启程。说到底我只是旁观者,绿林和金铃儿也是。倚天和屠龙的任何决定都只于他们有关,旁人解不开。而若是他们两位。

我只当倚天的初见惊鸿宛若清雪,但倚天屠龙的感情干净纯真,他们其实才是四月天的雪。

那必然能了却一桩纠缠。

谢谢热心姑娘的帮助,你就像少天一样仗义阳光❤

少天大大生日快乐!

你恰似阳光正好,温暖岁月风霜。

【信白】好梦如春

【信白】好梦如春
1.短打
2.薛定谔的后续
3.和上一篇同一个设定

0.
李白和韩信都不是喜欢执着过往的人。当星稀月朗,庭间的桃树似乎流转光芒翩然落下,宛若梦境似幻亦真时,也会偶尔想起初遇时种种因果。

1.
想来也是机缘巧合,让一场不小的战斗发生在漫山遍野一片桃林中,还恰好是春。桃瓣粉红透白,在群马踏过奔驰时也扬起一阵春意,却转眼沾染鲜血,被不知名的可怜尸骨压在身下,深入泥土。

桃林在春光明媚中被打破安静惊艳,其实这片土地早就蒙上战争硝烟,哪里去寻得一方净土。楚汉之争旷日弥久,这样循环往复带着血色的春天尽早结束才好。银甲白盔的将军手执长枪,浴血立在仍洋洋洒洒飘落花瓣的林中,他点了点人马,下达了返回的命令。

清啸的剑鸣不偏不倚落入耳中,他的眼神一下锐利起来,如春雷迅猛刺出长枪。

“不负将军盛名。”一袭白衣忽然在迷蒙花海中落入视线,来人衣袂翩飞,破开一道春色像是极尽绽放,却清高出尘宛如天上仙。

他瞥了几眼却足以将惊鸿留影。“先生该知此为何地。”踏碎长安多年平静的青莲剑仙,乘兴而来随兴而去的诗中仙,身为星宿发为仙音的李太白。然而那属于盛唐,纷扰的楚汉容不下不知收敛不愿收敛的人。

“某知道。”李白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波澜不惊踏过遍地尸骸。眼前将军银甲红发,神色疏离淡漠却睥睨一切,同时又隐忍不发,兵仙韩信。像剑锋芒毕露又拥有鞘韬光养晦。他突然起了兴致“某恰好游历此处,不想碰上将军。”

虽然眼前的侠客不经意激起他内心惊动,韩信还是不打算与李白过多纠缠。军务繁忙,大业未成,他不敢停下步伐。欲转身离去前还是嘱咐道,“先生沿途当心,留意楚军,他们向来残暴,屠城的疯子。”

李白看他干脆上马反身离去,又开口说道,“多谢将军。他日寻得机会某便再会将军,好好论一场武。”他看到韩信远去身影停住,侧身对他点了点头就策马离去。

也许应该真正肆意一把。他们想着。

初识埋下悸动,如同驻足的春,在飞花漫天中存下一场好梦。


感谢您的阅读

【信白】天生一对

【信白】天生一对

昨晚被拉着和爸妈一起看斗小三故事的脑洞
信白老夫老妻设定

0.
淮阴侯府从来古朴至极。府里最大的开销就是淮阴夫人的酒钱。

然而近来府中开销却重重添上一笔。下人细碎的口舌毕竟管不住。

他们说,淮阴侯寻了长安城中最负盛名的店家打造精致华贵的头钗,却不是赠给夫人。

1.
李白是个自由惯了的人。当年恣意妄为的时候闹的长安满城风雨,但又一拂衣便轻而离开。

所以与韩信起起伏伏缠缠绵绵这些年,他干脆就定居在汉家长安,挂着淮阴夫人的名头实际上却仍是个闲散人。

当他在雨后的小院中轻酌藏了多年的佳酿准备陶冶情操又想挥笔惊风雨,却听到几个多嘴的小奴谈论的事后,惊生出许久未有的浓厚兴趣。

于是他装作愠怒的样子,重重将酒杯砸在石桌上,端出一副上者气势,开口训斥道,“不务正业的,通通滚出这个地方。”

几个小奴哪里想到李白正巧在这儿,也从未有接近他的机会,早信以为真,吓得跪地直直求饶。一个看上去胆大又机灵的说,“夫人,奴婢们是为您好。”

然后她把刚刚听来的闲话一五一十甚至添油加醋地汇报,末了还添一句,“真想为夫人您出气!”

李白一直憋着笑,期间仰头灌了好几口酒,但仍掩不住上翘的唇角。

在下人们看来,这就是夫人借酒消愁,不怒反笑啊!来了劲的小奴张口就来这头钗是送给谁家小姐的,还怒目圆睁的。

李白面上觉得可笑的很,心里当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多了几分清明。送个礼的事儿嘛,就想闹的满城皆知。朝堂之上的事儿不过是逢场作戏利益一场,韩信这个二愣子当然没想太多,但有人当了真。

他李青莲再随性,也不是任人宰割。谣言会不攻自破,怕的是那位姑娘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李白起身回屋,不忘附和那几个好心的小奴,“明日将那位小姐请到府中游玩一把。”

2.
谣言沸沸扬扬,韩信作为当事人当然知晓。本来想置之脑后。无稽之谈嘛。

结果回家之后竟然听到几个下人八卦李白要请那位小姐来府。

韩信乍一听愣是没转过弯,稍稍一想就明白随心所欲的李太白意欲何为。

他了然地笑了笑,决定随李白去了。

3.
那位小姐应约而来。

眉目清秀,着锦穿绸,头上那精致的头钗仿若缀入春色的花蝴蝶。她携着争锋相对的端庄而来。

是个大家闺秀。李白阖眼轻笑,仍旧是往日一袭白衣,下摆绽出几片宛如火莲瓣叶的纹样。他极随意的靠在门前,对那位小姐道,“随某来吧。”

府中并未有什么值得参观的东西。李白本想带着小姐直接去府内的花园,但她委婉的言辞中执意想看看。

再到花园时那姑娘对李白不免生出几分轻蔑。在她看来这位夫人连府中事务都打点不好,枉负青莲剑仙的盛名。

这花园也秉承了一贯低调古朴的风格。娇贵的花儿是不养的。两旁围着一片翠竹,正中立着一棵绯色带粉的桃树。树下有一张石桌,桃瓣纷扬落下时,刚好能笼着那石桌。

也是亏得现在春色明媚。李白请她坐下。为她斟了杯茶。然后说,“小姐奇怪淮阴侯府为什么朴实,也奇怪为什么淮阴侯会看上我。”

他说得轻巧,甚至是带着无谓的笑意。小姐却是实打实吃了惊,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李白兀自讲道,“我与他相识也是在这样一个春天,那时也有这样一棵桃树。伐楚,固汉,某一介唐人也参与其中。”他好像是想到自己也觉不可思议的事,顿了顿后说,“全是为了他。再多说缘由某也说不出,只是我们之间不需要有别的东西去粉饰。这府里真正被需要的就这一株桃树。早来论剑,晚来夜宿。别的东西全是可以舍去的”

姑娘争辩地打断李白的话,“我也可以。不过是你先罢了。”

李白不恼,望了眼姑娘头上摇曳的头钗,说道,“某没说完。譬如说生死相依,天地河山,洞房花烛。姑娘你没有。那是与生俱来的默契和心意相通”我们天生一对。

没有斥责与嘲讽。小姐愣住。

那日淮阴侯高束发丝,虽是一身朝服但仍能见意气风发,好像身上是银甲白盔。今日李白未带着青莲爱剑,但白衣携裹的清冽酒香和无所谓何的笑容,让她能觉出当年李白肆意妄为的江湖留影。

乘兴而起,随兴而归。

她不是死缠烂打不懂事故的人。何况再傻的人此时都能感觉到他们与旁人不可触碰的界限。

4.
长河渐落晓星沉。

韩信和李白躺在屋檐上,望着渐渐明亮天际和缓缓隐没的星空。

“你其实不必找她。”
“可我找了。”

韩信好笑地将一边的李白搂住,蹭了蹭他柔软的粟色发丝,“行了我都懂。长安待闷了没。”

李白不同他闹,他将头转过去,正好落进韩信含着晨曦的笑意中。他微一愣,然后认真说道,“你在这儿。”

回答李白的是更紧的拥抱。

一吻落下。

我们天生一对。

【END】
感谢您的阅读

【信白】沉默

【信白】沉默
龙信狐白
私设有

0.
当簌簌的落雪声终于穿透古旧的木窗翩然而至,落魄的游子久久凝视着。因为糊着薄纸,那片片雪花愈发大了,愈发亮了。

游子决定到大堂温一杯热茶。

旅者带着纷扬的雪花骤然走来。同样落魄,他仅仅只披着一件滑稽的米白色斗篷。游子知道那肯定是旅者并不怎么心灵手巧的爱人缝制的。旅者见他浸润在弥漫的茶香中,不假思索便坐下。

他们不约而同抬起头,许多想说的话噎在喉头,梗在终于没有涟漪的岁月。

他们却知道彼此都懂。

1.
在永恒的追情回味之前,游子叫李白,旅者叫韩信。

当青丘忘川水上凭空生出的桃树还能开花时,他们称呼彼此爱人。

2.
七月的雪花在一片晦暗中明亮。

它轻轻融化在遍地温热的血泊中。青丘狐族是被恩赐的,他们死后能散作万物,与天地共存。然而青丘尸横遍野,他们死得不甘心,漫长的阅历不足以使他们坦然处之。

那是灭族之仇。

青丘族长李白的爱剑青莲太久没有携着清啸的杀意。孤独是他唯一所感。

即使曾也有过这种深入灵魂的苦难,他尚且有温存的爱。

天地茫茫,生死茫茫,爱恨茫茫。这是混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还活着。苦难不止一次降临,但从未如此沉重。

难道千年的灵魂还不够深刻吗?

没有呻吟,没有哭喊。
没有诅咒,没有叹息。

他沉默着拔出流着蛟族鲜血的青莲剑。最后一点点的默契就在此刻体现,他看到了蛟族将军韩信。银白色的发丝几乎与雪融为一体。流淌着鲜血的长枪横在身前。

韩信沉默着。语言无法界限他灵魂叫嚣的苦痛无奈。他明白李白能触摸到他千疮百孔的心灵与精神,正如他从沉默中读出李白悲剧,形而上的孤独。

仿佛是九重天之上皑皑白雪独自笑望这场七月的雪。

韩信让李白刺了一剑。抵消不了妄图复仇的人的半分怨气。却是代替泪水与告别的撕心裂肺。

而后就是落日游子,断肠旅者。天地之大,唯有忆字。

3.
以前喜欢华装的将军爱着身上那可笑的披风。
以前喜欢饮酒的族长爱着杯中那清甜的茶香。

我爱故我在。

                   END
感谢您的阅读。

【亮瑜/微量策瑜】来日方长

1.
赤壁.
很绚烂的火。整个江面都在燃烧,灼热的火舌吞噬着只剩残垣的战船直冲漆黑如水的天幕,继而将天也点燃了。于是天地水被燃烧的烈火渲染为一体。红莲业火,洗罚罪责。

主谋者的神色很淡然,如墨般的眸子只静静燃烧。黑色的长发四散在空中,苍白的脸颊被火光晕上红润。不是没有波澜,只是这场烽火,本应陪他一起看的人已经不在了。“不知这火是否烧到了天上,伯符.....”周瑜终究叹道。

“将军何苦,能看到的人自然都看到了。”诸葛亮用羽扇掩去过分耀眼的火光,灰色的阴影投落在他眼睑。他走上前,站在周瑜身侧,注视着周瑜俊美的侧脸,“公瑾以为,赤壁烧出了什么?”

“不会是孔明先生想要的。”周瑜没有动,话锋却尖利依旧。孙刘联盟迟早会散,只是这个时机太重要,“瑜恳请先生不要牵扯小妹,她尚小,不懂这些事故。”

诸葛亮狡黠的一眨眼,江东周郎的心思确实缜密。他一挑眉,嘴角微微勾起,“将军如何得知孙小姐之意?不怕拂了她的意?倒不如先论眼前之事。”

周瑜闻言轻微转过头,诸葛亮依然在笑。这个自信不畏惧的笑容,很多年前他也有。周瑜忽然觉得眼前的火光甚是刺目,眼眶愈发酸涩。“也许我上辈子欠了孙家许多。孔明,你觉得刘玄德于你而言是否是明君?”

“自然。主公于亮,亦主亦友。”诸葛亮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周瑜此时谈论这个,便把不解的目光投向周瑜。后者笑着开口解释道,“别紧张,当作同道人的闲谈罢。”然后他又望向不远处连翩的烽火,像极尽绽开的火莲,“谋臣能辅佐心仪的明君,实在三生有幸。”

诸葛亮不可置否地轻叹一声。江东双壁的传说他曾听起很多遍,所有人在提起时皆为赏识忌惮之色。毕竟鲜衣怒马,此间少年。但一切都在建安五年戛然而止。实在是让人窃喜又惋惜。

“若不是承伯符永固江东之诺,瑜早随他去,我不像他,半道毁约。”周瑜今天好像特别感性。这话一说他自己也有些许懊恼。说与旁人,还是诸葛亮听做什么。

诸葛亮不知何来一股恼火,这不像那日自若自信侃侃讨曹贼,激励孙权的人。“一人之死足以令将军至此?”

“哀莫大于心死。”

诸葛亮怔愣,而后摇着扇,遮去黯淡的神情。心死之人,亮真是愚笨。

2.
稷下.
“孔明,我又梦到赤壁了。”周瑜将头埋进被子里,闷闷地说,“那时你真可爱,被我一带话题就跑偏。”

诸葛亮不语,拉开帘子,“公瑾,得起了,否则师尊又要责罚。”

周瑜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从被窝中爬起,“孔明啊,我发现你在赤壁的时候就对我很有意思了,你何时开始,对瑜有倾慕之情?”

不害臊。诸葛亮面无表情地将周瑜的衣服甩了过去。周瑜不恼怒,调笑着边穿边问道,“孔明害羞了?你猜猜我何时喜欢上你的?”

“巴丘,之前吧。”诸葛亮皱着眉帮周瑜整理凌乱的衣物,“你以前怎么就这么会倒腾自己?”

“废话,巴丘我都死在那儿了好吗。”周瑜嬉笑着,“赤壁。”

赤壁?诸葛亮一愣,俊秀聪慧的面庞头一次彻底怔愣。“啊?”那不是自己差点死心的地方吗?

“你说了‘来日方长’。”周瑜把自己靠在诸葛亮身上,月白色的碎发挡在他额前,搔的周瑜有些痒。但他喜欢靠着诸葛亮,自赤壁之后。“于我而言,来日方长是最难以触摸的词藻。曾经我相信它,我也想拥有它,但它总像孩子,让我不知如何琢磨。我不敢碰。但你说得那样真诚。”

“而我没有食言。”

3.
江东.
赤壁一战大捷,孙权自然要摆上盛大的庆功宴。一时整个江东热闹无比,丝弦竹乐和着歌舞升平,竟无半分大战的损益。

周瑜作为最大功臣被灌了不少酒,但是他不胜酒力。见孙权正在兴头上便匆忙请辞,谁料刚站起竟是一个趔趄,好在一旁有人及时扶住。“将军不适,亮愿送将军回府。”

周瑜本来想拒绝,但诸葛亮的语气中充满担忧,倒让他不好回绝,点了点头干脆直接倒在他身上,一路上模模糊糊的,平日里时刻冷静的脑子都搅成了浆糊,直到到了家门口才有几分清醒。

“幸苦先生了,不如随瑜进去小谈片刻?”周瑜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清醒,又添麻烦,但直接走人又好像有愧于诸葛亮。诸葛亮接受得很快,看着他上扬的唇角周瑜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套路了。诸葛村夫。周瑜心中暗骂道。

“孔明,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周瑜借着醉意,也放纵起来,“傻吧。”

“公瑾何出此言。”诸葛亮不知从哪里掏出羽扇,在沉静的月色中掩唇轻笑。然后周瑜脸红了。“为了一个承诺搭了自己整条命啊。”

“公瑾心中自有定论。”诸葛亮轻啜杯中的茶,淡然回道。

“唉呀,孔明,太聪明不好。”周瑜倒在石桌上,笑着说道。被戳到痛处了。那么值不值得呢?时间久了,再深究已经毫无意义。从前是为了伯符守着江东一方安宁,如今自己已经将这份沉重的负担看作责任,挑在肩上。伯符......怎么办,时间太久了,我都快记不清你笑的样子了。时间太久了........我,竟然都快记不清爱你的感觉,连心痛我也甘心坦然处之。似乎这一切,都成了我的责任。“那还有什么未来的意义。”迷迷糊糊就把心中所叹呢喃出口。他看到对面的诸葛亮拿羽扇的手一僵,但很快恢复如初。他还是很冷静淡漠,好像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表情,无喜无悲,也看不出丝毫感情。你倒是让我看出来啊。周瑜望着诸葛亮,他生得也好看,清秀明媚,少年张扬的锐气也被他小心掩去,只余运筹帷幄的淡然。

诸葛亮握扇的手一紧。他还是在为故讨逆将军哀伤。骸骨发凉意蔓延开来,但他还是笑起来,劝着眼前醉意阑珊的人,“公瑾啊,来日方长。”然后他看到周瑜一愣,不甚清明的眸子怔怔望进自己复杂的眼里。微风袭来,让周瑜又清醒许多,他移开目光,却掩饰不住嘴角深深的笑意。有趣的人和久违的悸动。周瑜满足地睡去

“公瑾,来日方长啊。”耳畔隐隐还是诸葛亮清冽的声音。

“来日方长。”

【汗萝】王与异乡人

【王者荣耀】【成吉思汗×马可波罗】【根据背景故事开的脑洞】

1.
“马...口?”
马可波罗极力忍着笑,带着颤音开口,“大汗,我叫Marco。”

王座上的男人望着他饱含笑意的眼睛,和马可波罗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你的名字很好听。”

“大汗叫我马可便好。”马可波罗弓下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耀眼的金发拂过温和的笑容,恍惚了铁木真的眼。

2.
狼烟方才熄灭。

铁木真立于祭坛之上,嘶哑的鸦鸣像要撕裂橘色晦暗的天空。他打量着那个踏过血骸却波澜不惊的西方使者。

金发很耀眼。这是铁木真第一眼的印象。西方使者很英俊,皮革所制的帽子掩住了大部分张扬的金发,并在苍白的脸上投射一片阴影,给湛蓝澄澈的眼眸蒙上一层薄纱。他在距离顶端十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虔诚地与士兵一样跪下以示尊敬。

他双手捧着一纸不普通的书信,和着呼啸的风和猎猎作响的旗,他说

“愿共伐大唐。”

3.
“假若唐灭,你会走吗?”铁木真忽然问道。

被王赋予特权而站在他身侧的马可波罗笑容一滞,仔细思考过后轻轻叹道,“世界那么大。”他看不清铁木真的表情,王把自己的表情掩饰在冷酷之后。

做王真幸苦,马可波罗不着边际地想到,如此操劳还得维持冷漠铁血。若以自己的性子大抵连一天也做不到。然后他开始有些怀念威尼斯平静柔和的水。

“马可,没有什么可以牵绊住你自由的心。”王又说道。马可波罗心中一颤,却再没有说什么,抿紧了唇静静地听着。“即使我有能力留住你。但我不舍。”

马可波罗依旧无语,他复杂地抬起眼,却刚好对上铁木真阴郁的视线。他的心又是一颤,苦涩混杂着感激与甜蜜席卷了他空虚的心灵。他痛苦地阖上眼。

那不是王该有的眼神。王不能不像王。大唐尚且未灭。父亲也.......

“大汗,你可觉得唐的江山是个游历的好去处?”

铁木真一怔,马可波罗却在对他笑,“那我便留在这儿了。”

“不许玩笑。”铁木真只是把头倚在王座后柔软的皮毛上,得到些许慰籍。马可波罗的话那样真诚,却违背他的心。

马可波罗未答,良久,他才微微叹气。

4.
“我曾说过我是不走的。”马可波罗坚定地站在奢华的宫殿
之间,王座之下。

“你要的是游历这片江山,却不是这座华丽的殿堂。”铁木真难得露出笑容,“Marco?你的名字真好听。”

马可波罗也笑了,他一直喜欢笑,他笑的像初春消融薄雪的暖阳,笑的像极夜里的启明星。

“我要的是大好河山,而它在你心里。”

他走近王座,他的王在片刻呆愣后便是从未见过的欣喜。他俯下身,深情地亲吻他的王。

5.
“愿共伐大唐。”
“允。”

大宝贝儿很懂嘛。这算是一口糖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图源水印,侵删

作为只看球才两年的伪球迷,对于自己喜欢的主队的淘汰说真的很难受,随便说点啥吧。

法国赢了,至少决赛我不用纠结支持哪队了 要是本泽马瓦拉内也在法国队的话也许我还会纠结。本来皇马至少能锁定欧洲杯...都tm赖本泽马。

话又说回来,这支德国踢的很不错了,运气差点,且不占主场优势,之前的点球大战可能把运气都用光了。当然,我不客气的说,这个意大利人的吹罚也有问题。这不是主要的,法国赢了,德国输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对于结果过多的惋惜与种种不甘都已经毫无用处,他们走到四强了,但对于世界冠军来说,四强也只是底线,但是,他们尽力了。

唯一心酸的大概是06童话一代的欧洲杯旅程的谢幕。施魏因施泰格,波多尔斯基,他们没有下一次了。十年过去了,他们从青涩的少年走到现在,从德国最需要的时候他们横空出世,到他们欧洲杯的完结,过去十年了。拉姆,默特萨克,队短和姥爷,已经退出了国家队,还剩下猪波在坚守着06一代的梦想。但是可能,这个梦想实现不了了,可人生有遗憾也是另一种完美啊。祝福他们吧。

对于德国队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征程,可能并不完美,但他们的表现足以惊艳。有德拉克斯勒犀利的突破和灵性的穿插,又有基米西被誉为下一个拉姆的抢眼。不管怎么说,这是很多人的第一次欧洲杯,他们的未来很光明,他们的征程同样艰难,没有一支球队逃的过新老交替。这支德国同样。四年后,队中多数今年的主力都要30几了,当那支年轻的德国不再年轻时,就是他们这些年轻人扛起球队的时候。

不知道该对克罗斯,厄齐尔,诺伊尔,穆勒,胡梅尔斯,博阿滕,赫迪拉这批人说些什么。两年后的世界杯将是成熟的他们的舞台,但再四年后的欧洲杯就不一定了。说到这儿,我也是挺心疼戈麦斯的,这也大概是他最后一届欧洲杯了?因为伤病提前退出,这真的,非常遗憾。

勒夫,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他了,也许他的无锋阵饱受诟病,但是对于精明的他来说,肯定会有所改变的,我期待两年后的世界杯,他能够再次带领德国队创造奇迹。

时候到了,自然会拿冠军,当年的西班牙也是强横至如此才实现世界杯和欧洲杯的满贯,甚至还卫冕了欧洲杯。这是一代神话,但并非不可超越。了解德国队的人都知道,当年他们有多少遗憾,其实就是俗话说的攒人品?往好了看,就当这届欧洲杯是给两年后攒的人品吧。

意志战车,无所不往。我在你的巅峰慕名而来,我不想在你显得狼狈的时候离开。加油!德国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