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在孤舟

【信白】沉默

【信白】沉默
龙信狐白
私设有

0.
当簌簌的落雪声终于穿透古旧的木窗翩然而至,落魄的游子久久凝视着。因为糊着薄纸,那片片雪花愈发大了,愈发亮了。

游子决定到大堂温一杯热茶。

旅者带着纷扬的雪花骤然走来。同样落魄,他仅仅只披着一件滑稽的米白色斗篷。游子知道那肯定是旅者并不怎么心灵手巧的爱人缝制的。旅者见他浸润在弥漫的茶香中,不假思索便坐下。

他们不约而同抬起头,许多想说的话噎在喉头,梗在终于没有涟漪的岁月。

他们却知道彼此都懂。

1.
在永恒的追情回味之前,游子叫李白,旅者叫韩信。

当青丘忘川水上凭空生出的桃树还能开花时,他们称呼彼此爱人。

2.
七月的雪花在一片晦暗中明亮。

它轻轻融化在遍地温热的血泊中。青丘狐族是被恩赐的,他们死后能散作万物,与天地共存。然而青丘尸横遍野,他们死得不甘心,漫长的阅历不足以使他们坦然处之。

那是灭族之仇。

青丘族长李白的爱剑青莲太久没有携着清啸的杀意。孤独是他唯一所感。

即使曾也有过这种深入灵魂的苦难,他尚且有温存的爱。

天地茫茫,生死茫茫,爱恨茫茫。这是混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还活着。苦难不止一次降临,但从未如此沉重。

难道千年的灵魂还不够深刻吗?

没有呻吟,没有哭喊。
没有诅咒,没有叹息。

他沉默着拔出流着蛟族鲜血的青莲剑。最后一点点的默契就在此刻体现,他看到了蛟族将军韩信。银白色的发丝几乎与雪融为一体。流淌着鲜血的长枪横在身前。

韩信沉默着。语言无法界限他灵魂叫嚣的苦痛无奈。他明白李白能触摸到他千疮百孔的心灵与精神,正如他从沉默中读出李白悲剧,形而上的孤独。

仿佛是九重天之上皑皑白雪独自笑望这场七月的雪。

韩信让李白刺了一剑。抵消不了妄图复仇的人的半分怨气。却是代替泪水与告别的撕心裂肺。

而后就是落日游子,断肠旅者。天地之大,唯有忆字。

3.
以前喜欢华装的将军爱着身上那可笑的披风。
以前喜欢饮酒的族长爱着杯中那清甜的茶香。

我爱故我在。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