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在孤舟

【信白】天生一对

【信白】天生一对

昨晚被拉着和爸妈一起看斗小三故事的脑洞
信白老夫老妻设定

0.
淮阴侯府从来古朴至极。府里最大的开销就是淮阴夫人的酒钱。

然而近来府中开销却重重添上一笔。下人细碎的口舌毕竟管不住。

他们说,淮阴侯寻了长安城中最负盛名的店家打造精致华贵的头钗,却不是赠给夫人。

1.
李白是个自由惯了的人。当年恣意妄为的时候闹的长安满城风雨,但又一拂衣便轻而离开。

所以与韩信起起伏伏缠缠绵绵这些年,他干脆就定居在汉家长安,挂着淮阴夫人的名头实际上却仍是个闲散人。

当他在雨后的小院中轻酌藏了多年的佳酿准备陶冶情操又想挥笔惊风雨,却听到几个多嘴的小奴谈论的事后,惊生出许久未有的浓厚兴趣。

于是他装作愠怒的样子,重重将酒杯砸在石桌上,端出一副上者气势,开口训斥道,“不务正业的,通通滚出这个地方。”

几个小奴哪里想到李白正巧在这儿,也从未有接近他的机会,早信以为真,吓得跪地直直求饶。一个看上去胆大又机灵的说,“夫人,奴婢们是为您好。”

然后她把刚刚听来的闲话一五一十甚至添油加醋地汇报,末了还添一句,“真想为夫人您出气!”

李白一直憋着笑,期间仰头灌了好几口酒,但仍掩不住上翘的唇角。

在下人们看来,这就是夫人借酒消愁,不怒反笑啊!来了劲的小奴张口就来这头钗是送给谁家小姐的,还怒目圆睁的。

李白面上觉得可笑的很,心里当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多了几分清明。送个礼的事儿嘛,就想闹的满城皆知。朝堂之上的事儿不过是逢场作戏利益一场,韩信这个二愣子当然没想太多,但有人当了真。

他李青莲再随性,也不是任人宰割。谣言会不攻自破,怕的是那位姑娘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李白起身回屋,不忘附和那几个好心的小奴,“明日将那位小姐请到府中游玩一把。”

2.
谣言沸沸扬扬,韩信作为当事人当然知晓。本来想置之脑后。无稽之谈嘛。

结果回家之后竟然听到几个下人八卦李白要请那位小姐来府。

韩信乍一听愣是没转过弯,稍稍一想就明白随心所欲的李太白意欲何为。

他了然地笑了笑,决定随李白去了。

3.
那位小姐应约而来。

眉目清秀,着锦穿绸,头上那精致的头钗仿若缀入春色的花蝴蝶。她携着争锋相对的端庄而来。

是个大家闺秀。李白阖眼轻笑,仍旧是往日一袭白衣,下摆绽出几片宛如火莲瓣叶的纹样。他极随意的靠在门前,对那位小姐道,“随某来吧。”

府中并未有什么值得参观的东西。李白本想带着小姐直接去府内的花园,但她委婉的言辞中执意想看看。

再到花园时那姑娘对李白不免生出几分轻蔑。在她看来这位夫人连府中事务都打点不好,枉负青莲剑仙的盛名。

这花园也秉承了一贯低调古朴的风格。娇贵的花儿是不养的。两旁围着一片翠竹,正中立着一棵绯色带粉的桃树。树下有一张石桌,桃瓣纷扬落下时,刚好能笼着那石桌。

也是亏得现在春色明媚。李白请她坐下。为她斟了杯茶。然后说,“小姐奇怪淮阴侯府为什么朴实,也奇怪为什么淮阴侯会看上我。”

他说得轻巧,甚至是带着无谓的笑意。小姐却是实打实吃了惊,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李白兀自讲道,“我与他相识也是在这样一个春天,那时也有这样一棵桃树。伐楚,固汉,某一介唐人也参与其中。”他好像是想到自己也觉不可思议的事,顿了顿后说,“全是为了他。再多说缘由某也说不出,只是我们之间不需要有别的东西去粉饰。这府里真正被需要的就这一株桃树。早来论剑,晚来夜宿。别的东西全是可以舍去的”

姑娘争辩地打断李白的话,“我也可以。不过是你先罢了。”

李白不恼,望了眼姑娘头上摇曳的头钗,说道,“某没说完。譬如说生死相依,天地河山,洞房花烛。姑娘你没有。那是与生俱来的默契和心意相通”我们天生一对。

没有斥责与嘲讽。小姐愣住。

那日淮阴侯高束发丝,虽是一身朝服但仍能见意气风发,好像身上是银甲白盔。今日李白未带着青莲爱剑,但白衣携裹的清冽酒香和无所谓何的笑容,让她能觉出当年李白肆意妄为的江湖留影。

乘兴而起,随兴而归。

她不是死缠烂打不懂事故的人。何况再傻的人此时都能感觉到他们与旁人不可触碰的界限。

4.
长河渐落晓星沉。

韩信和李白躺在屋檐上,望着渐渐明亮天际和缓缓隐没的星空。

“你其实不必找她。”
“可我找了。”

韩信好笑地将一边的李白搂住,蹭了蹭他柔软的粟色发丝,“行了我都懂。长安待闷了没。”

李白不同他闹,他将头转过去,正好落进韩信含着晨曦的笑意中。他微一愣,然后认真说道,“你在这儿。”

回答李白的是更紧的拥抱。

一吻落下。

我们天生一对。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