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在孤舟

【屠倚】清雪

【我】视角
私设有

0.
那日初见,虽不是昆仑的大雪纷扬,也不是峨眉的石上雾缭,仅仅只在冰火岛算不上明媚的阳光下,他冰色浅白的长发在风中轻轻摇曳,仿佛是我多年未见的清明雪景。

1.
倚天剑是个好看却不好玩的人。绝大时间,他都是沉默着看不出喜怒,兀自把自己隔绝在我们之外。听那个开朗的小伙说他是武林至尊之一,清高至极。一时间我就冒出了许多疑惑,譬如说另一位至尊是谁?为何他会在这?种种诸如此类,帅小伙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又凑近悄悄说,“尘世万千,不可尽知。”

我懵懵懂懂点了点头,只当是他不让我问下去。后来又走了段路,也偏偏是巧,我们遇到了屠龙刀。倚天多日不变的脸上终于绽出一个笑,融化了些许冰雪。屠龙提着刀走近,问倚天来不来切磋。倚天摇摇头,长发随他动作一起摇晃。他琥珀色的瞳中流转着我看不懂的几分忧色。

倚天和屠龙关系亲密极了,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传说中的宿敌。屠龙性格外向,平易近人,但喜欢跟在倚天身旁,自己说着几年见闻。倚天会安静听着,说到入情时他还会配合着笑或是轻轻谓叹。一冰一火相处如此和谐,让人不敢置信。

若不是那夜我恰巧被吵醒,或许一辈子也知晓不了。但我总觉得这个秘密还是不被知道的好。

那天月色正好,宛如清秋。月光的柔和映衬繁星的闪烁。倚天靠在屠龙怀里,神色哀恸。屠龙只是一下一下抚摸倚天柔顺的长发,然后拭去他眼角的泪,俯下身深情吻着倚天。他们坐在河岸,萤火点点照亮水中倒影,同样印着万千星辰。
“不可能的。”倚天最终无可奈何地说道,屠龙至始至终一言不发,手中动作却轻柔依旧。

“不怕。君心我心。”

倚天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坐到屠龙身旁。月光朦胧,星光缱绻,他们一扫之前铺天盖地忧伤。我没再看下去,开始只觉得偷窥不好,回去躺下后不定细想才知道,原来是画面正好,容不下第三人,无人愿意破坏罢了。

自那之后,我表面上当然做着不知情的模样,但偶尔也会悄悄观察倚天屠龙。听绿林说他们还是兄弟,那夜色中的一吻却好像某个钥匙,打破了一种禁忌。他们的亲密与感情的确不容置疑。比如说每次屠龙消失都是倚天最早发现,比如说倚天修行之时身旁总有屠龙的身影,比如说他们俩次次的偶然相遇。金玲儿和绿林如何看待我不知晓,从他们熟视无睹的样子看来也许之前也有种种关于倚天屠龙的传闻,二位武林至尊究竟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无从得知,只是看着他们现在细小的动作和默契,我觉得世上不会再有他人比他们本身更与对方相配。前路如何,却不可预料。想着想着,脑海忽然冒出那日绿林对我说的话,“尘事万千,不可尽知。”

思及此处我了然地笑了笑,舒展了身体招呼着朋友们就准备再度启程。说到底我只是旁观者,绿林和金铃儿也是。倚天和屠龙的任何决定都只于他们有关,旁人解不开。而若是他们两位。

我只当倚天的初见惊鸿宛若清雪,但倚天屠龙的感情干净纯真,他们其实才是四月天的雪。

那必然能了却一桩纠缠。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