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在孤舟

自存

【私设漫天,老王occ】

大概真的是我执念太深的缘故,我竟然真的,遇见了我们的祖国先生。

我以前几乎从来不敢相信,他是真正存在的。这很神奇,你脚踩的960万平方公里,就这么含着笑意站在你眼前。

上天眷顾。看到他时除了震惊,脑海里便只剩下这个想法。我几乎要激动地哭出来,尽管这很丢人。

祖国先生真的很美。除了这个词我再也找不到任何字来表达。他微微弯着眼角,很自若的看着我的一切举动,直到我稍稍平复了心情。很温柔,不是吗?

我第一次有些庆幸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几乎不怎么回家。这让我们不必在夜晚寒冷的街道上交流。请他坐下后,我径自去厨房为他泡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茶叶。我看着眼前的龙井和铁观音略微纠结,不过还是取出了龙井。我想,祖国先生应该会喜欢龙井细腻清新的味道。而期间,他一直耐心的等待着我。

【您,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我捧着茶杯,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祖国先生抿了口茶,然后俏皮地对我眨眨眼,指了指我背后挂着的照片。我疑惑地转过身,随即了然。那是我爷爷。在朝鲜战争中牺牲。听他的战友说,他是为了保护一个人而毅然冲向敌人的堡垒吸引火力。想必,那个人就是祖国先生了。

【我一直很感激你的爷爷,以及他的战友们。】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有磁性,如同清泉。【如若不是他们拼死一搏,或许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他半阖起琥珀一般明亮的双眼,指腹摩挲着杯沿,看上去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我想,听到您这么说,他们在天之灵会高兴的。】我试着宽慰他,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他轻轻笑起来,即使在夜色中他明朗的笑容依然清晰可见,【也许吧。我并不想辜负他们。】这时我才忽然注意到,他语气中淡淡的疲惫。我的心也随着这突然的发现纠缩在一起,微弱的疼痛从胸口蔓延至全身。然后,我感受到脸上的两行冰冷。

祖国先生好像慌乱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张手绢伸手擦拭我的眼泪。【怎么哭了阿鲁。】当他手指的温暖隔着薄薄一层丝绸传来时,我再次落下了泪。【抱歉。】我胡乱的擦着脸,声音还是颤抖的,【我可能是,太激动了。】他又笑了起来,只是看上去轻松了许多。他笑的样子这么动人,我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去挺过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的。【我还以为,又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我的子民们似乎并不完全喜欢我。】他又拿起茶杯,再次微微啜了口茶,【这杯龙井不错啊,和阿浙家的不分上下。】他的话语透着些许无奈。不,不是这样。【先生!您不必过于在意他们的看法。他们或多或少是怀着恶意!】他的手不着痕迹地抖动了下,好像惊讶于我会这么说。【他们不能理解您,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于是他们就选择伤害,您,您要相信......】我语无伦次起来,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我一直相信你们。】出乎意料的,祖国先生接下了话茬。他抬起双眼,认真地说着。不用过多的解释,这几个字便一下子打散心中莫名的焦虑。

我有些尴尬的岔开话题,今天的我太反常了。【快要春节了,祖国先生有什么愿望吗?】他并未马上回答,而是不紧不慢放下手中刚刚喝完的茶,问道【你想要什么呢?】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因为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我看着眼前在月色下显得格外迷离的他。五千年的漫长岁月从他指间流过,背负着许多他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的重担,一路磕磕绊绊地走来。曾经一起对酌的好友也早已消失,只有他耐住了时间的痛苦折磨,如今依然年轻。不知名的情绪再次涌起,【愿您朝朝岁岁平安,国泰民安。】他第二次失态,但很快调整回来,随后站起,微微侧头,【如你所愿。】

【等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忽的想起什么,慌忙叫住他,【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耀,我叫耀,王耀。】我已看不见他,但他的声音飘渺地传来。

我突然鼻尖一酸,不管不顾地大喊起来,【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会的。】远方的王耀勾起了嘴角,【一定会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