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在孤舟

【亮瑜/微量策瑜】来日方长

1.
赤壁.
很绚烂的火。整个江面都在燃烧,灼热的火舌吞噬着只剩残垣的战船直冲漆黑如水的天幕,继而将天也点燃了。于是天地水被燃烧的烈火渲染为一体。红莲业火,洗罚罪责。

主谋者的神色很淡然,如墨般的眸子只静静燃烧。黑色的长发四散在空中,苍白的脸颊被火光晕上红润。不是没有波澜,只是这场烽火,本应陪他一起看的人已经不在了。“不知这火是否烧到了天上,伯符.....”周瑜终究叹道。

“将军何苦,能看到的人自然都看到了。”诸葛亮用羽扇掩去过分耀眼的火光,灰色的阴影投落在他眼睑。他走上前,站在周瑜身侧,注视着周瑜俊美的侧脸,“公瑾以为,赤壁烧出了什么?”

“不会是孔明先生想要的。”周瑜没有动,话锋却尖利依旧。孙刘联盟迟早会散,只是这个时机太重要,“瑜恳请先生不要牵扯小妹,她尚小,不懂这些事故。”

诸葛亮狡黠的一眨眼,江东周郎的心思确实缜密。他一挑眉,嘴角微微勾起,“将军如何得知孙小姐之意?不怕拂了她的意?倒不如先论眼前之事。”

周瑜闻言轻微转过头,诸葛亮依然在笑。这个自信不畏惧的笑容,很多年前他也有。周瑜忽然觉得眼前的火光甚是刺目,眼眶愈发酸涩。“也许我上辈子欠了孙家许多。孔明,你觉得刘玄德于你而言是否是明君?”

“自然。主公于亮,亦主亦友。”诸葛亮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周瑜此时谈论这个,便把不解的目光投向周瑜。后者笑着开口解释道,“别紧张,当作同道人的闲谈罢。”然后他又望向不远处连翩的烽火,像极尽绽开的火莲,“谋臣能辅佐心仪的明君,实在三生有幸。”

诸葛亮不可置否地轻叹一声。江东双壁的传说他曾听起很多遍,所有人在提起时皆为赏识忌惮之色。毕竟鲜衣怒马,此间少年。但一切都在建安五年戛然而止。实在是让人窃喜又惋惜。

“若不是承伯符永固江东之诺,瑜早随他去,我不像他,半道毁约。”周瑜今天好像特别感性。这话一说他自己也有些许懊恼。说与旁人,还是诸葛亮听做什么。

诸葛亮不知何来一股恼火,这不像那日自若自信侃侃讨曹贼,激励孙权的人。“一人之死足以令将军至此?”

“哀莫大于心死。”

诸葛亮怔愣,而后摇着扇,遮去黯淡的神情。心死之人,亮真是愚笨。

2.
稷下.
“孔明,我又梦到赤壁了。”周瑜将头埋进被子里,闷闷地说,“那时你真可爱,被我一带话题就跑偏。”

诸葛亮不语,拉开帘子,“公瑾,得起了,否则师尊又要责罚。”

周瑜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从被窝中爬起,“孔明啊,我发现你在赤壁的时候就对我很有意思了,你何时开始,对瑜有倾慕之情?”

不害臊。诸葛亮面无表情地将周瑜的衣服甩了过去。周瑜不恼怒,调笑着边穿边问道,“孔明害羞了?你猜猜我何时喜欢上你的?”

“巴丘,之前吧。”诸葛亮皱着眉帮周瑜整理凌乱的衣物,“你以前怎么就这么会倒腾自己?”

“废话,巴丘我都死在那儿了好吗。”周瑜嬉笑着,“赤壁。”

赤壁?诸葛亮一愣,俊秀聪慧的面庞头一次彻底怔愣。“啊?”那不是自己差点死心的地方吗?

“你说了‘来日方长’。”周瑜把自己靠在诸葛亮身上,月白色的碎发挡在他额前,搔的周瑜有些痒。但他喜欢靠着诸葛亮,自赤壁之后。“于我而言,来日方长是最难以触摸的词藻。曾经我相信它,我也想拥有它,但它总像孩子,让我不知如何琢磨。我不敢碰。但你说得那样真诚。”

“而我没有食言。”

3.
江东.
赤壁一战大捷,孙权自然要摆上盛大的庆功宴。一时整个江东热闹无比,丝弦竹乐和着歌舞升平,竟无半分大战的损益。

周瑜作为最大功臣被灌了不少酒,但是他不胜酒力。见孙权正在兴头上便匆忙请辞,谁料刚站起竟是一个趔趄,好在一旁有人及时扶住。“将军不适,亮愿送将军回府。”

周瑜本来想拒绝,但诸葛亮的语气中充满担忧,倒让他不好回绝,点了点头干脆直接倒在他身上,一路上模模糊糊的,平日里时刻冷静的脑子都搅成了浆糊,直到到了家门口才有几分清醒。

“幸苦先生了,不如随瑜进去小谈片刻?”周瑜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清醒,又添麻烦,但直接走人又好像有愧于诸葛亮。诸葛亮接受得很快,看着他上扬的唇角周瑜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套路了。诸葛村夫。周瑜心中暗骂道。

“孔明,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周瑜借着醉意,也放纵起来,“傻吧。”

“公瑾何出此言。”诸葛亮不知从哪里掏出羽扇,在沉静的月色中掩唇轻笑。然后周瑜脸红了。“为了一个承诺搭了自己整条命啊。”

“公瑾心中自有定论。”诸葛亮轻啜杯中的茶,淡然回道。

“唉呀,孔明,太聪明不好。”周瑜倒在石桌上,笑着说道。被戳到痛处了。那么值不值得呢?时间久了,再深究已经毫无意义。从前是为了伯符守着江东一方安宁,如今自己已经将这份沉重的负担看作责任,挑在肩上。伯符......怎么办,时间太久了,我都快记不清你笑的样子了。时间太久了........我,竟然都快记不清爱你的感觉,连心痛我也甘心坦然处之。似乎这一切,都成了我的责任。“那还有什么未来的意义。”迷迷糊糊就把心中所叹呢喃出口。他看到对面的诸葛亮拿羽扇的手一僵,但很快恢复如初。他还是很冷静淡漠,好像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表情,无喜无悲,也看不出丝毫感情。你倒是让我看出来啊。周瑜望着诸葛亮,他生得也好看,清秀明媚,少年张扬的锐气也被他小心掩去,只余运筹帷幄的淡然。

诸葛亮握扇的手一紧。他还是在为故讨逆将军哀伤。骸骨发凉意蔓延开来,但他还是笑起来,劝着眼前醉意阑珊的人,“公瑾啊,来日方长。”然后他看到周瑜一愣,不甚清明的眸子怔怔望进自己复杂的眼里。微风袭来,让周瑜又清醒许多,他移开目光,却掩饰不住嘴角深深的笑意。有趣的人和久违的悸动。周瑜满足地睡去

“公瑾,来日方长啊。”耳畔隐隐还是诸葛亮清冽的声音。

“来日方长。”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