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尽秋风

【主浙】名士风流

害,大家都保持克制,大家都是阿中哥哥的崽

佩澜和楚庭是私设的字


名士风流


0.

岂曰无声?山河为证。



1.

他一般不喜欢参与政治。家里的兄弟姐妹除了王京和王沪,大哥都给了他们充分的选择权力。


但,特殊情况除外。


王浙抬眼,抿着唇又是好气又是心疼地看着电视直播里王鄂被病人缠着诉苦,红着眼又憋着泪的样子。这次过后,他想,王鄂大概也要回到那漩涡中了。


他掏出手机,刚好他上司的电话也来了。他深吸一口气,眼神里的温盈被坚毅代替。他家的人,哪个没当过翻手覆雨的王?


“我马上就来了。排查工作开始了吗?可以援助的物资和人员也要开始统计了。好,我明白,您放心。”



2.

是的,这次的疫情超出他的估算,但没有超出他的最坏打算。他已经连续三天泡在了会议室里,家里其他兄弟姐妹也与他一样,疲惫又果断地做出各种判断。王鄂的情况很不好,短短几次发言,他数次落泪,“我...对不起...我的孩子们....还有很多,没法回家。但是我....我....我没办法接他们回来了....真的对不起大家....”


“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他安慰道,但他心里泛起苦涩,13年在大水中失去意识沉没的窒息一瞬即逝,王浙转着笔,心里盘算着,悄悄问了身边的厅长,“物资和隔离点还够么?”厅长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翻了翻资料,默默叹着气点了点头,“够的。但是,佩澜啊,舆论压力你....”


“无妨。自古在我这里便没有知其难而退的道理。现在形式对大哥来说是内忧外患,我们做弟弟的,都是能抗就抗了。”王浙微微摆了摆手,再看向视频会议中始终垂着头的王鄂,王鄂发丝凌乱,衣衫甚至不整。这几天他除了接管一摊烂泥的湖北政府,还得负责所有需要统筹的东西。都是一家人,谁会不心疼?他冷静地开口,声音与另外两位与他关系最好的兄弟重合:“楚庭,我可以帮你接他们回家。”



3.

“缺口竟然这么大?咳咳...”王浙头痛欲裂,化身们承受着本土的一切灾厄,他打起精神,“咳...工厂可以提前复工吗?”


“能复工的都复工了。我们之前一切以供给前线为主。但现在.....最缺的其实是原料。”上司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是先去休息吧?”


“我没事。”他披着外套站了起来,“一会儿发布会我去吧。咳咳...让我们的人民安心下来。网上....网上...您让那边看着办就行。”那些恶毒的言论难道不曾刺穿过他一片热忱的心?那些冷嘲热讽难道不曾让他失望悲伤?他知道,那些人不配他挖心掏肺地帮助,但是王耀配,王鄂配,他的家人和孩子们配。即使是13年他在大雨中绝望地哭号却无人应答时,在他顶着虚弱在余姚救援却支持不住沉入四五米深的水里时,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只有王苏日夜兼程赶来时,他都不曾放弃爱,放弃傲骨。夫天下有大勇者,智不能测,刚不能制,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朕加之而不怒,此其志甚远,所怀甚大也。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王耀时,就一直铭记的道理。


王浙拿起水,猛灌了一口,“我们这儿能抗就抗,尽量不要给大哥和别的兄弟姐妹添麻烦了。苏哥,粤弟和沪妹那里也不大乐观。我们几个不能垮。”



4.

“最后我想说,这不是一个人,一个地方的事情。这是我们每个人的事情。我们都在努力,只要我们团结且坚定,无人不是英雄。”

评论(10)

热度(7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